防红甚于防洪,鸭蛋黄越红越好

by admin on 2019年12月19日

苏丹红7B,6368-72-5是一种化学染色剂,并非食品添加剂。它的化学成份中含有一种叫萘的化合物,该物质具有偶氮结构,由于这种化学结构的性质决定了它具有致癌性,对人体的肝肾器官具有明显的毒性作用。苏丹红属于化工染色剂,主要是用于石油、机油和其他的一些工业溶剂中,目的是使其增色,也用于鞋、地板等的增光。又名“苏丹”。中国对于食品添加剂有着严格的审批制度,中国从未批准将“苏丹红”染剂用于食品生产,此次的“苏丹红”事件类似于“吊白块”、“瘦肉精”,都是食品生产企业违规在食品中加入非法添加物。

前不久,苏丹红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弄不清怎么回事。为此,卫生部于2005年4月6日发布了《苏丹红危险性评估报告》,通过对苏丹红染料系列亚型的致癌性、致敏性和遗传毒性等危险因素进行评估,最后得出结论:苏丹红对人健康造成危害的可能性很小,偶然摄入含有少量苏丹红的食品,致癌的危险性不大,但如果经常摄入含较高剂量苏丹红的食品就会增加其致癌的危险性。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台湾地区一家知名企业生产的蛋黄酥中含有工业用的色素——苏丹红,而且这批含苏丹红的蛋黄酥已流向市场,给消费者带来了食品安全隐患。然而经调查发现,该企业生产蛋黄酥的过程中并没有添加非法色素,推测产品中含有的苏丹红很可能来自原料中的鸭蛋。

苏丹红7B,6368-72-5在各个国家的用量标准

看过这个报告,那些偶尔吃过含有苏丹红问题食品的消费者大可以放心,喧嚣一时的苏丹红事件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这份充满了化学分子式和医学名词的报告,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讲恐怕很难理解。为什么危险性评价要通过动物实验来证明?什么叫做可能暴露量?还有,经常摄入高剂量到底指的是多少?为了让大家更加清楚明白地了解苏丹红的危害,这里就通过三个关键词教您解读卫生部《苏丹红危险性评估报告》。

对此,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与食品卫生系主任、中国食品安全30人论坛专家马冠生表示,作为工业染料,苏丹红性质稳定、价格便宜,时常有不法商贩用其代替食用色素,但食用后对人体的健康会产生危害。因此,消费者在购买食品时,不要过分追求颜值,比如鸭蛋等食品,并非“越红越好”。

防红甚于防洪,鸭蛋黄越红越好。由于苏丹红是一种人工合成的一种工业染料,1995年欧盟等国家已禁止其作为色素在食品中进行添加,对此中国也明文禁止。但由于其染色鲜艳,印度等一些国家在加工辣椒粉的过程中还容许添加苏丹红I。

动物实验动物实验是医学中常用的实验方法,远古时代人们就已经通过给家畜喂食来证明某种植物是否可食。今天,动物实验已发展成一个复杂全面的科学体系,不仅用于对有毒物质的危险性评估,也是新药进入临床的必经程序。当我们对一种外来物质的作用未知时,不可能直接用人体进行验证,这时,就需要实验动物的帮助了。实验多采用与人相近的哺乳动物,如大鼠、小鼠、家兔、狗和猴子等。让实验动物模拟人类接触待测物质,方式、剂量、时间都要与人类一致,最后观察动物出现的各种变化来推测这类物质在人体所起的作用。当然,具体程序还要复杂许多。我们在报告中看到,苏丹红确实可以诱发实验动物肝脏、脾脏、膀胱等部位的肿瘤。但是大家也不必惊慌,这并不能证明苏丹红在人体就一定会致癌,因为从动物实验推论到人体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剂量。

据了解,苏丹红是一种人工合成的偶氮类色素,属于工业染料,常用于机油、汽车蜡、地板蜡、鞋油等工业产品的增色。苏丹红根据结构不同分为Ⅰ、Ⅱ、Ⅲ、Ⅳ号,苏丹红Ⅱ、Ⅲ、Ⅳ号均为苏丹红Ⅰ号的化学衍生物,台湾此次检出的是苏丹红Ⅳ号。

最近,EU对从印度进口的红辣椒粉中检出苏丹红,其检出苏丹红I的量为2.8-3500mg/kg。同时在一些其它食品中也检测到这种物质,如一些调味品中苏丹红I的含量达到0.7-170mg/kg。也有一些报道称,在辣椒粉中还可检测到苏丹红Ⅱ、Ⅲ和Ⅳ,如在辣椒粉和辣椒酱中检出苏丹红IV的含量分别为230和380mg/kg,但辣椒粉中一般多以检出苏丹红I为主。

可能暴露量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接触到的剂量。在《苏丹红危险性评估报告》中引用了欧洲的数据,根据红辣椒粉的人均消费量、红辣椒粉中苏丹红一号的检出量,从而推算欧洲人每天苏丹红一号的人均可能摄入量。结果表明,欧洲人每天人均苏丹红一号的摄入量为0。2
~270 微克,最大摄入量为0。7
~924微克。以此数据为依据,则即使按最大可能摄入量来进行评估,苏丹红诱发动物肿瘤的剂量是人体最大可能摄入量的十万到上百万倍,表明苏丹红对人体的致癌可能性极小。但是如果食品中的苏丹红含量较高,则苏丹红诱发动物肿瘤的剂量就是人体最大可能摄入量的一百到一万倍,长期吃这种食品的危害就比较大了。

由于苏丹红性质稳定,对光照不敏感,不易褪色,而且价格便宜,因此有不法分子用其代替胭脂红、苋菜红等食用色素添加到食品中用于增色。

英国食品标准局(The Food Standard
Agency,FSA)就含有添加苏丹红色素的食品向消费者发出警告,并在其网站上公布了可能含有苏丹红I的产品清单。清单上的产品474种,包括香肠、泡面、熟肉、馅饼、辣椒粉、调味酱等产品。

致癌性、遗传毒性、致敏性当我们说某种物质有毒时,这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有些毒物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损伤机体,甚至致人死亡,我们把它叫做剧毒物,比如氰化物等。而有些有毒物质进入人体后作用缓慢,对机体的组织器官发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要在一段时间之后才表现出对健康的危害。苏丹红无疑就属于后一种,它在进入人及动物机体后,要经过一系列的反应在体内代谢成有致突变性和致癌性的胺类物质,正是这类物质可能诱发肝脏、脾脏的肿瘤。除此之外,苏丹红在某种条件下还可能引起细胞突变和人体皮炎。报告还指出,除苏丹红一号外,其他亚型的苏丹红及其代谢产物都可能引起实验动物发生肿瘤,虽然剂量都远远高于人的最大可能摄入量,但仍足以引起公众的注意。

近年来,苏丹红事件时有发生。早在2005年2月,英国食品标准局公布了包括亨氏、联合利华在内的多家大型企业的产品可能含有苏丹红Ⅰ号,六百多种食品相继下架,引发了全球的苏丹红风波。在我国,亨氏、肯德基等多家公司的产品中相继检出苏丹红,经调查,该事件的源头是一家食品公司非法使用苏丹红生产食品添加剂。

欧洲调味品协会专家委员会(the Expert Committeeon Flavourings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的资料信息显示,欧洲每天红辣椒粉的人均消费量为50-500mg,而红辣椒粉中苏丹红I的检出量为2.8-3500mg/kg,从而推算欧洲人每天苏丹红I的人均可能摄入量为0.14-1750mg。

随着苏丹红事件的深入调查,有越来越多的含有苏丹红的食品被曝光,许多接触过这类食品的消费者感到恐慌。同时又有一部分人认为苏丹红致癌是危言耸听,既然我们吃的剂量远远不至于引起什么危害,就完全可以放心大胆地食用问题辣椒酱。这两种观念都是不正确的,笔者希望通过上文的介绍使大家能够认识到:不是吃了了含有致癌物质的食物就一定会得癌,苏丹红并非如此可怕;但长期大量食用含有致癌物质的食物,致癌的几率必然加大。尤其是一些已有定论的致癌物,为了自己的健康,在生活中要尽量避开。

据马冠生介绍,苏丹红进入人体后,可在体内还原酶的作用下生成苯胺、萘酚等物质,苏丹红的毒性作用和致癌性与这些代谢产物密切相关。苯胺能直接作用于肝细胞,引起肝脏损伤。苯胺的代谢物还能将血红蛋白结合的二价铁氧化为三价铁,使血红蛋白携氧能力降低。萘酚类物质对眼睛、皮肤、黏膜有刺激作用,摄入量大时还能引起出血性肾炎。

而在法国向欧洲调味品协会专家委员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人均每天辣椒的消费量和最大消费量分别为77和264mg,按辣椒粉中苏丹红I的检出量2.8-3500mg/kg进行推算,则欧洲人每天人均苏丹红I的摄入量为0.2-270mg,最大摄入量为0.7-924mg。苏丹红在食品中非天然存在,但在许多食品中天然存在一些胺类物质,如有研究报道在新鲜水果和蔬菜中可检出0.6-30.9mg/kg的苯胺,在大白菜中可检出22mg/kg的苯胺,在胡萝卜中可检出30.9mg/kg的苯胺,并可在红茶和蒜汁的挥发性成分中检出。在胡萝卜中可检出7.2mg/kg的甲苯胺,在芹菜和甘蓝菜中检出1.1mg/kg的甲苯胺。

人体长期摄入苏丹红可能造成肝脏、肾脏等器官损伤,而且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其归为3类致癌物,虽然对人的致癌性尚缺乏证据,但在动物试验中可引起肝脏、膀胱、脾脏等脏器的肿瘤。

进入体内的苏丹红7B,6368-72-5主要通过胃肠道微生物还原酶、肝和肝外组织微粒体和细胞质的还原酶进行代谢,在体内代谢成相应的胺类物质。在多项体外致突变试验和动物致癌试验中发现苏丹红的致突变性和致癌性与代谢生成的胺类物质有关。

此外,苏丹红还可引发皮炎,曾有因涂抹含苏丹红的化妆品引起接触性皮炎的报道。

尽管苏丹红被明确禁止用于食品中,但仍有不法食品生产者受利益驱使违法使用苏丹红。马冠生指出,被媒体报道过的可能含苏丹红的食品有辣椒粉、辣椒酱、辣椒油、鸭蛋、红腐乳、辣条等。

他建议,消费者在购买食品时,不要过分追求“颜值”。“碰到颜色非常鲜艳,红得不太自然的食品,就要当心点了,比如看起来很红很诱人的辣椒制品以及蛋黄很红的鸭蛋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